홈/Home     즐겨찾기/Favorites
     로그인/Login     가입/Join
 
Home
主页
학회안내
Orientation
介绍
학회자료
Data
资料
논문투고
Presentation Paper
论文投稿
관련단체
Link
链接
입회안내
Join Us
入会介绍
게시판
Community
论坛
통합검색
구들  |  김준봉  |  사진  |    |  閲?sop=and  |  â€¦Ã¬Â  2017년 12월 18일 월요일
논문투고Presentation Paper论文投稿 >
   
  渤海取暖設施遺址再考
  글쓴이 : 최고관리자     날짜 : 10-01-02 07:41     조회 : 3546    
渤海取暖設施遺址再考
方学凤 , 金俊峰 , 兪宇祥
Abstract:
BOHAI area is very cold in winter.Not only make a fire to cook ,but also necessary for make use of heat to warm and good to guard cold. The one of heating system that so simple and typical ,popurlar and have lots of history is “gudle”.The other named“ondol”.The people of BOHAI have made ondol life all the time.Only two compositions about ondol(gudle) culture in history fields up to now.If you want to study dwelling culture life in BOHAI,must study ondol at first.
There haven’t any documents data in BOHAI’s gudle.Although there have some incavate and investigation data, that was fall short.Because of this didn’t look the whole aspect for BOHAI’s gudle. However ,we used parts of documents data and archeological specimens to solve this puzzle.
The writer,1995《取暖设施的发现的渤海房址》,2005《渤海火炕小见》,2007 《五女山城高句丽取暖设施遗址小见》and so on ,announced 3 compositions.In the foundation the new result of science has be fouded and about archeological specimens writed this .The learned circles of everybody, i hope you can give me some comments and advise.

一. 渤海取暖设施的种类
  
据最近为止的渤海考古调查发掘资料来看,渤海取暖设施的旧址有,上京龙泉府宫城内第四殿的正殿和配殿,上京城宫城内的西区寝殿址、和龙县西古城内的第四宫殿和第一号房址、浑春市八连城内的第二宫殿址、浑春市凉水乡(含图们市凉水乡)亭岩山城兵营址,梧梅里庙洞渤海庙址、新浦金山建筑址、青海土城建筑址、东宁县团结遗址上层、浑春市英意城址,浑春市甩弯子房址、上京城宫城南墙3号门址处房、海林市渡口遗址、海林市河口遗址、海林市振兴遗址、海林市木兰集东遗址、海林市鹰嘴锋遗址、海林市兴农城址、东宁小地营遗址、桦甸县马鞍石靺鞨房址、江源松树镇源松树镇永安村遗址、金策市城土里土城、康斯但丁诺夫卡村落址、斯塔罗列琴斯克古城建筑址、科尔萨科沃村落址、鲍里索夫卡村落遗址、克拉斯基诺城址、克拉斯基诺城北34号区遗址……等29座,它的发现丰富了渤海取暖设施资料而且研究渤海火炕及民俗文化方面具有重大意义。
上述遗址都设有取暖设施。渤海取暖设施可分为两种。一是“火炕”,二是“火墙”(화로벽),此外还可能有过“火盆”和“火地”等设施,但由于取暖设施遗址的严重破坏还没有找到。
“火墙”是在渤海社会里没有广泛使用,29个渤海取暖设施遗址中“火墙”遗址只有东宁小地营遗址一座。东宁小地营遗址位于东宁县道河镇小地营村东,房址为半地穴式居住址,东南向。房址南侧有一“火墙”遗址,用石块夹草拌泥砌成。靠西壁和北壁有呈“”形烟道,中部有一灶址,呈锅底形。①
“火炕”是渤海人广泛、普遍使用过的取暖设施之一。渤海人主要靠火炕取暖防寒。在29个渤海取暖设施遗址中设有“火炕”遗址28座,占绝大多数,设有“火墙”遗址的只有1座。
根据现存的有关资料来看“火炕”是由灶口、灶炉、灶喉、炕座、炕洞、炕洞座、烟堡、烟囱等顺序连接而成的。但有些火炕是其房址的性质和规模的不同而其火炕设施也不相同。
火炕设施保存较好的遗址是上京城内的第四宫殿和西区寝殿。西区寝殿遗址位于第四宫殿向西偏北的地方。西区寝殿遗址和第四宫殿的距离大约12米。西区寝殿遗址的东西长12米、南北宽15米。其布局和构筑形式基本与第四宫殿址相同,也辟为左、中、左3间,东西二间大些,中间1间较小。室内筑有火炕,以青砖和板瓦砌成,炕面铺板石,其上墁白灰。有两种炕洞,灶口在东壁中间,炕洞烟道沿东墙向北延伸至北墙,再向西去至房间西北角向北拐出室外,经烟筒把烟排出。这处殿址离第四宫殿址很近,皆属于国王享用的后寝的一部分。殿内火炕虽然不大,但多与殿壁外(或是廊庑)炕连筑。这样筑法的目的可能主要是为扩大散热面,便于室内保持一定温度。② 在西区寝殿的北面,有两个烟筒,一个在东侧,一个在西侧。两个烟筒,位置对称,大小、形状和结构亦相同。

二,渤海火炕的平面形态和位置

渤海火炕的平面形态,主要有4种,一是“ㄱ”字形,二是“ㄷ”或“U”字形,三是“一”字形,四是“ㅓ”或“ㅜ”字形。
“ㄱ”字形或“┌”字形火炕又称“曲尺形”或“折尺形”火炕。“ㄱ”形火炕是渤海人广泛普遍地使用过的火炕形面形态。上京城内第四宫殿的正殿和配殿、西区寝殿、西古城内的第四宫殿和第1号房址、梧梅里庙洞庙址、新浦金山建筑址、东宁团结遗址上层、海林渡口遗址……等28个遗址中发现的火炕的平面形态都是“ㄱ”或“┌”字形。
“ㄷ”或“U”字形火炕又叫做换炕。“换炕”形火炕是在海林市河口遗址、海林市木兰集东遗址、海林市鹰嘴锋遗址、克拉斯基诺城址……等遗址中被发现。
“一”字形火炕又称“一面炕”或“条炕”。“一”字形火炕是在上京城内的西区寝殿址、东宁县小地营遗址、斯塔罗列琴斯科村落址……等遗址中能见到。
“ㅜ”或“ㅓ”字形火炕是在上京城内第四宫殿的正殿及配殿中可见到。相对而言,环炕、一面炕、“ㅜ”或“ㅓ”字形火炕是比“ㄱ”字形火炕没有广泛地使用过。
从住宅址内设施的火炕位置来看,在一般情况下多设施住宅址内的是西侧和北侧,其次是东侧,设在南侧的很小,这是因为房址的整体位置和方向朝南,出入口设在南壁有关。

三,渤海火炕的构造

综合迄今为止的有关渤海火炕的调查资料来看,渤海火炕是由灶口、灶炉、灶喉、炕座、炕洞、炕洞座、烟堡、烟囱等顺序连接的。但是根据房址的性格和规模的不同,这些设施也不相同。
1,灶址一般与炕洞或直线,但个别的情况也成“ㄱ”字形或“┌”字形。例如,梧梅里火炕的焚烧口与跟炕洞形成“ㄱ”字形。灶址一般火炕或火墙的一端。火炕和火墙主要考虑房位所处的地理位置和风向设置,因此,它所处的位置不相同,有的灶位是北炕西端,半圆形浅炕,有的是西炕北端,平面呈圆形浅炕,有的南炕北侧,半圆形凹炕,有的是西炕南端,平面近长方形,有的是西炕北端,圆形浅炕,有的是西炕南端,不规则圆形,其中设在西炕起头的占多数。有的房址内设有两条烟道两个灶口或三条烟道三个灶口,这是个别现例。在室内设有一个火炕,就有一个灶址,二个火炕,就有两个灶址,三个火炕,就有三个灶址。一个房址内设有三个火炕和三个灶址的现例不多。从灶口到烟囱之间,逐渐稍为增高,因此灶口部位底,烟囱部位高。上京城宫城内的第四宫殿和西区寝殿的灶炉(아궁이 후렁이)平面圆形浅炕,火炕是由灶喉、炕洞、炕洞座、烟囱等连接而成。灶址位于房址南侧中部。形态为不规则的锅底形凹抗,灶址比炕洞座,烟囱址稍高。
2,烟道有单道、双道、三道等三种。其中双道炕占多数。上京城西区寝殿内设有火炕,通过它可知渤海火炕的大体情况。整个寝殿共设7个灶,四个在屋内,三个在廊庑。灶坑呈圆形,坑底内凹,灶口至灶的后部,坑座逐渐稍为增高,其后壁与烟道相连。烟道为1-2条。除了西廊火炕之外所有的炕都两条火炕附加一条炕道。一条炕道与室内二条炕汇合后,通往烟囱。一条炕的构造和位置来看,它可能起辅助墙内两条主炕的作用。
双道火炕是渤海火炕中占绝大多数。如上京城第四勤点的正殿和配殿、西古城内的第四宫殿和第一号房址、梧梅里庙址、东宁团结遗址、克拉斯基诺城址……等遗址中都设有双道火炕。还发现三道火炕遗址,但其数很小,渤海29个火炕遗址中只有在亭岩山城兵营址中发现了三道火炕址。
烟墙(炕垅、炕洞座)是用砖、土坯、瓦、石、草、泥土……等材料砌叠而成,北青土城内发现火炕遗址。火炕设在屋内西部、砌2~3个直炕洞。砌炕洞的方法有几种,一种是砌成炕洞后其上覆以炕面石的方法,另一种是在地面上挖2~3条沟,再覆以炕面右的方法作为烟墙。③用什么样的材料怎样砌成炕洞是按居住地的性格和规模而不相同。因此,有的烟墙用砖砌成、有的是用板瓦砌成、有的用石块砌成、有的用河卵石、草、泥土混合而成。上京城宫城内的西区寝殿、西古城第4宫殿和第1号房址内的烟墙是都用4层土坯砌叠而成。烟道高30厘米,宽40厘米,其上盖10厘米左右的板石。
3,炕面是在炕洞和烟墙上面覆盖10厘米左右的石板而做。石板缝隔间填补小石块(垫石-굄돌),石板上用沙泥土平抹1-3次,炕面仅均有坡度,由灶址处至烟囱处渐高。皇室内的寝殿、官府、贵族、富贵人家的居住址的炕面上又墁白灰,但平民住宅炕面不能墁白灰。
炕面是据火炕面积而设施,因此,知道火炕的多少,也推知炕面规模。俄罗斯沿海洲克罗斯基诺考古队在克罗斯基诺城址北部第34号区域发现了总长14.8米的炕遗址,其年代据算为是10世纪即渤海末期。该遗址为向南西开口的“ㄷ”形炕,西边长度3.7米,北边长度6.4米,东边长度4.7米,宽1.0-1.3米。④ 西区寝殿火炕的宽约1.2~1.4米。最大的一块石板长78厘米,宽69厘米,厚12.5厘米;其余的石板的长度和宽度都稍小,厚约10厘米。⑤
自灶口至烟囱之面逐渐稍为增高,形成头部底,尾部稍高的形状,这是便于烧烟的顺通而设施的缘故。
西古城城内1号房址设有取暖设施,其火炕是“ㄱ”字形,灶址设于室内南北向中轴线偏东位置处,灶址的北部连接有两条烟道,烟道沿房屋的东,北墙内侧分布,烟道沿东墙向北延伸至北墙,再沿北墙延伸至房间西北角向北拐出室外连接烟囱。烟道设有两条,自灶口至东北角之间的距离2米左右,自东北角至西北角之间的残距6米,大部分烟道宽约0.35~0.4米,局部最宽处约0.5米,最窄处宽约0.2米。烟道用土坯砌叠而成,残宽约0.2~0.35米。烟囱和烟堡(굴뚝개자리)是“ ”字形设施,其台基为夯土构筑,其外缘用河卵石垒砌。“ ”形设施纵长约5.1米,北部“口”形区域边长约2.4米,南部区域横宽3.5米,纵长约2.7米。
4,烟筒一般多建于室外的一角上。上京城第4宫殿内设有两条道筑成的火炕,烟墙(炕垅)以砖砌筑,上铺以板石,墁平即为炕面。两条炕洞向北伸去,穿过北墙和炕洞座(고래개자리)与墙外的烟囱相接。烟囱也以2条烟洞筑成,上铺石板。上京城第四宫殿的西侧配殿是3间房,室内设有火炕设施,东屋和北廊东部的灶的烟道,汇合后通往东侧的烟筒。中屋、西屋和北廊西部的灶的烟道汇合后通往西侧的烟筒。
西区寝殿也设有火炕,烟道都通往北墙外的两座烟筒。中屋、西屋和北廊西部的灶的烟道汇合后通往西北角的烟筒。东西两个烟筒,位置对称,大小、形状和结构亦相仿佛。烟囱基部前段高约0.4米,后段高约0.8米,宽约3.2米,长约5.2米,系用夯土筑基,东西两壁涂白灰,呈斜坡状,其上用石块砌成两条烟道,烟道上用板瓦覆盖,然后再用石板铺盖。烟囱向西连接烟筒,烟筒基座长约5.45米,宽5.5米,残高1.7米。烟筒的基座近方形,底部系土筑,其上用石块砌叠,底下较大,往上逐渐收缩。
第四宫殿的正殿、配殿和西区寝殿的形状、火炕、砌筑烟筒的方法基本相同。这样的房址在西古城和八连成也发掘过。通过上述情况可以据知在渤海时期较大范围内采用火炕的取暖设施,取暖过冬。⑦
由于渤海平民住宅址的考古资料很小,因此无法了解渤海平民住宅内设施的火炕实况。据《五女山城高句丽取暖设施报告资料》来看,烟筒多建于室外的土恒上的一角上,只有一个房址的烟筒里一半筑在室内,一半筑在室外的土恒上。但渤海烟筒遗址中还没有发现,一半筑在室内,一半筑砸室外的房址。
5,渤海火炕有两种,一是附有辅助炕洞的火炕,二是无辅助炕洞的火炕。辅助炕(조돌),以一条炕洞筑成,一般多设在室外廊壁底部,辅助室内正炕洞(원고래구들)的顺烟排出,保记室内取暖。属于辅助炕设施的有上京城内的第四宫殿、西区寝殿、西古城内的第四宫殿、梧梅里庙址。西区寝殿内北部廊中设施的辅助炕洞,据其位置和构造来看,可能起辅助室内正炕洞的顺烟排出,保证室内取暖的作用。西古城第四宫殿内的两间主室和室外廊区内设有取暖设施,辅助炕洞设在两间主室的两侧和北侧外廊区内。西侧辅助炕洞设西侧主室西墙外与室内炕洞平行向往北延伸,到西北角后,从北墙外过来的辅助炕洞汇合,向室外延伸连接烟筒。设有火炕,无辅助炕的房址,在渤海住宅址之中占多数,如甩弯子房址、亭岩山城兵营址、团结遗址房址。

四,住宅址的性质及其实态

住宅址的性质和火炕实态,是主要依靠渤海住宅址及取暖设施,分宫城内的寝殿、官署(包括官僚住宅址)、平民住宅址、兵营、哨所、寺庙址等几方面来浅谈。
1,属于宫城内的寝殿址有上京城第四宫殿内的正殿和配殿、西区寝殿、西古城内的第四宫殿、八连城内的寝殿址等几处。上京城内的第四宫殿和西区寝殿是渤海国王的寝殿。西区寝殿是具备台基、台阶、回廊、火炕、散水、墙面涂白灰的在当时来说属于最高级的房址之一。此房址是洁白、光滑的住宅址。取暖设施也与此相应地具备了灶口、灶炉、灶喉、炕座、炕洞、烟墙(炕墩)、炕面、炕洞座、辅助炕洞、烟囱、烟堡、烟筒等各部位。炕面是整齐地覆盖石板、用沙泥土平抹,又墁白灰。
2,都城内的官府、门街房、五京、府、州的重要房屋,虽然不如宫城内的寝殿那样华丽和宏伟,但在当时来说属于上流的房屋,取暖设施也会齐全。
1981~1984年黑龙江省文物考古工作者对上京城3号门址的清理过程中发现一座房址,在宫城南墙中心设有午门(五凤楼),其西侧有1,2号门址,1号门西侧有3号门址,2号门址东侧有4号门址。3号门址南北两侧各有一房址,南侧的房址大部分已被破坏,形制不详。其北侧的1号房址保存较好,房址为平地起建,平面略呈正方形。室内两侧设有两条烟道的火炕。炕深0.13~0.18米,南北向的双道炕。炕面是整齐地覆盖玄武岩板石,灶设在西北角,炕洞至西南角连接烟筒。从房址所处的位置来看,应是当时“门仆”值班的门卫房或门卫室。⑧
 属于洲级的住宅址内应设火炕。英義城市东京龙原府管下的一个州所址,他比不上国王的寝殿和府级住宅址,但英義城内也设有与其相应的火炕设施,房址严重被破坏,很难知道其形态。但在房址周边散布很多瓦点和可认为灶址的遗址,因此,可以据知此房址是布瓦的住宅址,室内没有火炕设施。
3,兵营及哨所的形态和构造并不是华丽和宏伟而是简单俭朴,在室内设施的取暖设施也简单朴素。甩弯子房址形状呈长方形,石墙瓦顶建筑,内壁用泥土抹平,东西长20米,南北宽5-8米,平面略呈曲尺形,坐北朝南。房址的平面布局,可分成左、中、左氏三室,中室面积最大。从它所处的位置和房址构造来看,可能在通往东京龙原府交通要冲地路上设置的守卫所。在室内只发现灶址和双道炕洞址,其余具体形状和构造无可知道。据调查,亭岩山城城墙内侧发现了一个凹坑和抗板石,可能是兵营址或哨所,房址长3.4米,宽2.3米,炕板在坑北半部,宽1.4米,有三条烟道,东部搭有火灶,西侧置有石块垒砌的烟筒,疑是兵营址,由此推测,亭岩山城规模大,坚固雄伟,设施较多,即有密布的兵营址、瞭望台、门址、通道、又有用之不尽的泉水和避风的盆地,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军事要塞。山城东西西侧,有珲春通往汪清的古道干线,可以看出山城的战略地位是很重要的。⑨
4,寺庙(寺院)是华丽严肃的建筑物,庙内设有整齐的火炕设施。梧梅里渤海寺庙址内发现了几个火炕设施,主体建筑物内设有“ㄱ”字形的双道火炕。炕洞是巧妙的利用自然岩石,高2米左右砌筑的烟筒连接。炕洞通过北墙的交接处设有辅助炕(조돌)。在此遗址内,出土了很多瓦片、雕刻碎片和镜子等遗物,从这一点可以想象出梧梅里寺庙址当时是一个相当华丽的佛堂。
5,渤海的平民,生活在“半地穴式”和地上建筑的小房子里,炕也是与其相配的。属于这一类的遗址有团结遗址、渡口遗址、河口和振兴等遗址。在团结遗址中发现了4座渤海平民居住址,皆为穴壁竖直的长方形半地穴式,面积较小,多在15-20平方之间。屋内有炕,是用河卵石砌成烟墙(炕垅),炕面辅板石。一般有两个烟道,走向沿西墙北段和北墙,呈曲尺状(“┐”字形)。炕面宽1米多点,灶台设在火炕南段。⑩
1994~1995年在河口遗址中发掘了属于6个渤海时期房址。都是半地穴式房址。房址。在第3号房址内设有火康,室内东、南、西三壁设“U”字形烟道。⑪
渤海不反继承了高句丽和靺鞨人的炕文化,而且在此基础上创造了更为发达的炕文化。如上京城第四宫殿内的正殿和配殿的火炕、西区寝殿的火炕、西古城内的第四宫殿火炕是充分表明渤海火炕文化发表的代表性的典型的火烟文化遗址。
整个西区寝殿共设七个灶,4个在屋内,3个在廊间。烟道有七处。烟道都紧贴墙壁而与之平行,其与灶坑相接处则成直角而稍显孤曲。所有的烟道都系用土坯砌成。除北廊东部和西部的两个灶的烟道系单独一条以外,其余的烟道都是双道相并形成的。从灶口到烟筒的火炕各部位,主炕和辅助炕的相配等都是合理。通过这些事实,不难看出当时渤海炕文化发展情况。
渤海人主要依靠火炕取暖防寒,此外还有火墙取暖,但其数不多。渤海火炕形态主要有“┌”字形,其外还有“ㄷ”、“U”、“ㅓ”、“ㅏ”、“ㅡ”等字形,但其数不多。渤海的平民初期不小在半地穴和地上筑建的小房里生活过,但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生产力的发展,过地上生活的逐渐的增多,半地穴式生活逐渐减小了。平民住宅址内的火炕设施也随着社会的发展而进一步发展了。
烟筒位置,基本上选尺在屋外的一角上。把烟筒一半筑在室内,一半筑在室外垣上的情况在所有渤海考古遗址中尚没有发现。

五,关于西古城宫城内的第2,第3宫殿性质的推理。

根据《2000~2005年度渤海国中京显德府故址田野考古报告》来看,第2宫殿是同第一宫殿主殿一样,第二宫殿主殿也处于西古城的南北向中轴线上。第三号宫殿址位于第2号宫殿址区域的东侧,第四号宫殿址位于第二号宫殿址区域的西侧。横向排列的2,3,4号宫殿正好处于西古城内城的东西向中轴线上,而2号宫殿则正好处于内城的中心点上。发掘报告书的报道对渤海都城研究方面起很大的促进作用。但还没有涉及2,3号宫殿的性质,在学术界的有些学者提出各种主观想法。笔者认为2,3号宫殿是“寝殿”而不是“政殿”。
第一,从西古城内的第2,第3,第4宫殿的平面形态来看,他可能设有取暖设施的“寝殿”。第二宫殿主体建筑台基,东西长约27~27.5米,南北宽约15~15.5米,残高约0.15~0.3米。⑫ 在台基的北侧,残存有2个位置左右对称的“ ”形设施。⑬






西古城第二宫殿平面图(14)                                            西古城第四宫殿平面图(19)

 
 



西古城第三宫殿平面图(17)







西古城宫城内第一号房址平面图 (21) 第三,从西古城内的宫殿配置来可以推理它是“寝殿”。西古城的内城位于外城的北半部局中位置,呈纵向长方形输廊。1号宫殿的主殿位于内城南部,其位置正好处于由外城南北成门构成的西古城南北向中轴线上。第2号宫殿的主殿位于1号宫殿的北部,也处于西古城的南北向中轴线上。5号宫殿址位于第2号宫殿区域的东侧,第4号宫殿地位于第2号宫殿址区域西侧。横向排列的2、3、4号宫殿址正好处于内城东西向中轴线上。
  如果认为第一宫殿是“正殿”,第5宫殿是迎接国内外贵宾的迎宾殿的话,那可以从推理第2、3、4宫殿是“寝殿”。
  第四,与上京城宫城内各宫殿配置情况对照中可以推理西古城内的第2、3、4宫殿是“寝殿”。
  上京城宫城内的五座宫殿,都位于南北向中轴线上。第1、2、3宫殿是“正殿”,第5宫殿是迎接国内外贵宾的迎宾殿,第4宫殿是“寝殿”。上京城宫城内的第4号宫殿的平面形态与西古城内的第2、3、4宫殿址基本相同。







上京龙泉府第四宫殿正殿(22)        上京城宫城内第四宫殿内西区住宅址(23) 
上述理由,可以推理西古城宫城内的第2、3、4宫殿址是“寝殿”。(24)而不是不是“政殿”或“府库”。












 
 
海林木兰集东F1          海林兴农成址F3            海林河口 F1003            海林振兴F8








东宁小地营F1            东宁小地营F2                东宁团结F4              海林渡口 F2





                                                             

阿鸟罗布卡城址3.5号        康斯但丁诺夫卡4号      八连城第二宫殿址      诺布库尔得耶夫卡城址18号

 
                                                         




阿鸟罗布卡城址10号      新浦悟梅里庙洞1号      保高尔得耶夫卡村落址3号



                                                                           



新金山一号建筑址    青海土城建筑址,编号不明  西古诚第四宫殿火炕遗址    阿鸟罗布卡城址4.2号



             



团结遗址F1房址平面图    西古诚第一号房址火炕遗址  西古诚内诚南半区的宫殿  西古诚宫诚内的第四号宫殿
1.아궁이 (灶)  2.고래-내굴길 (烟道)                位置图址                  北侧外廊灶址平、剖面图
3. 굴뚝 (烟灶)  4.토대 (土台)
注释
(1)金太顺:《黑龙江渤海考古的主要成果》。孙进已、孙海 主编《高句丽渤海研究集成》渤海卷(3)。57页
(2)朱国忱、金太顺、李砚铁 著:《渤海古都》275页。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6年出版。
(3)蔡太亨:《朝鲜单代史(渤海史)》190-191页。科学百科辞典出版社2005年6月出版。
(4)金俊峰主编:《国际温突学会志》。2006年度,通卷第5号,291页。
(5)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研究所 编:《六顶山与渤海》68页。1997年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
(6)朱荣宪:《渤海文化》38~39页。
(7)朱荣宪:《渤海文化》45~48页。
(8)金太顺:《初探渤海时期的平居民住址》、《高句丽历史地位及渤海文化构成》101页。
(9)《延边文物简编》120~121页,1989年延边人民出版社出版。(朝文)
(10)魏存成:《渤海的建筑》、《黑龙江文物丛刊》1984年4期。
(11)金太顺:《初探渤海时期的平民居住址》、《高句丽渤海历史研究论文集》176~177页。
(12)宋玉彬 主编,全仁学 副主编《西古诚》159页。文物出版社2007年出版。
(13)上同书160页 ,文物出版社2007年出版。
(14)上同书166页 ,文物出版社2007年出版。
(15)上同书193页 ,文物出版社2007年出版。
(16)上同书195页 ,文物出版社2007年出版。
(17)上同书192页 ,文物出版社2007年出版。
(18)上同书224页 ,文物出版社2007年出版。
(19)上同书227页 ,文物出版社2007年出版。
(20)上同书287页 ,文物出版社2007年出版。
(21)上同书287页 ,文物出版社2007年出版。
(22)朱荣宪:《渤海文化》37页。社会科学出版社,1971年出版。
(23)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大顶山与渤海镇》67页。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7年出版。
(24)《西古诚发掘资料报告书》执笔者,在本书第4章和3中提到“二号宫殿可能与寝殿有关”。西古诚诚址二、
三、四号宫殿址,一号房址台基的北部均连接有“ ”形设施。相同的设施,在渤海上京城址被认定为烟囱迹象。然而在西古诚建筑址中所清理出来的烟道迹象均没有与“ ”形设施发生直接的并联。在这里作为一个问题提出,仅参考的提示,这是今后进一步深入研究渤海都城方面可能会起重要的作用。

   

  최근에 올라온 글들
  가장 많이 클릭한 글
 

학회소개  ../  관련사이트  /  학회정관  ../  회원가입안내